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旅游汉中 > 汉中游记

人在略阳听秋赋

2016年10月14日

  我曾经把略阳和洛阳的概念混淆不清。许多年后,直到现在,我才渐渐明白,原来,略阳和洛阳,一个既是世界三大石窟之一的承载之地,又是牡丹王国的华贵之地和芬芳之地;一个却是陕甘川三省交界的秦岭南麓嘉陵江畔镶嵌在群山怀抱的璀璨明珠。就为这,我在嘉陵江畔溯源问古的日子里,曾在嘉陵源头洋河奔流的探寻中,沿着河流文化的审美维度,在三苗九藜的长途迁徙和长河文明的穿越中,最终踏上这片古老的土地,寻找我山地文化的博大和精深。

  时间是中秋,而我却在“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的充满乡愁的日子里,非要感悟着唐代诗人王建的名句:“家中见月望我归,正是道上思家时”的凄美情怀,毅然踏上驿旅,在秋韵渐浓的秦巴山区,向着遥远的圣地和母亲河的嘉陵江畔寻访而去。这时候,人在他乡,又时逢中秋,不同的风土人情,陌生感,孤独感必不可少,思乡思亲之情又无法摆脱,随着佳节的到来更是陡然倍增,不断地牵念着旅人复杂的心绪……

  但是,人在旅途,心在故乡,每当我想起一代文学宗师东坡先生气势磅礴的那首《和子由中秋见月》诗歌:“明月未出群山高,瑞光千丈生白毫。一杯未尽银阙涌,乱云脱环如奔涛”以及“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那种志在千里、情怀深深的旷古和神逸,那种充满人性和人道的哲学思考,那种亲情友情和家国情怀的高瞻和普世情怀,我就会想起童年时的中秋月色,想起祖母的童谣:“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提笆篓,一提提到衙门口,打开衙门摘石榴。”念着念着,月亮就靠近了后山,我也迷迷糊糊地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迷迷糊糊地醒来,透过车窗,我看到了茶店,看到了峡口驿的山峦和圣水。那些山,错落有致,就像天下的石林或碑林全都集中于此,一条峡河蜿蜒穿凿其间,河岸的台地一派田园风光。直到五郎坪,两河口,这些河,这些山似乎更加致兴,山水环抱,群峰连绵,让你感到,迎面是山,左右是山,走过的是山,走不完的还是山。这些山一层层,一叠叠,一浪浪,有些藏在云雾里,有些卧在沟壑中,有些就在驿坝河中饮水。唯有高速,铿锵地穿越崇山峻岭,穿越长河蜿蜒的秦巴腹地,就像一条丝绸的玉带,把我们引向美丽的略阳。

  历史上,略阳自古就是人文商贾的荟萃之地、繁复之地和朝圣之地。对此,李白来过,杜甫来过,陆游亦来过;苏轼来过,吴道子来过,李可染、于右任同样来过;就是深谙“贞观之治”的要义就是以人为本,便不吝赞词:“举善不避仇亲,卿是继祁奚矣!”殁后留下无字碑且让后人评说的一代女皇武则天也曾经与她的老师泛舟嘉陵同游灵岩,在后洞留下了鲜为人知的“撑支天地”石刻。

  于是,在灵岩寺访古,我虔诚于古人的足迹和宗教的魅力,朝朝代代,沧海桑田,灵岩寺永远以它高古而神奇的历史书写着信仰的高贵和圣谶。置身于悬崖峭壁,不说古木的苍郁和劲健,单是虎口的威严,碑刻的珍稀,“药水”的清澈和甘甜,睡佛的古老和灵异,华夏“三颂”的镇宝之一,都在这飞夺天险的弹丸之地千古荟萃和普世传奇。于是,面对坚如磐石的洞壁,面对万寡悬崖下,老佛爷威严庄重的顶天立地,我突然意识到,岩石的主要特征就是坚不可摧的质地,这让任何想进入内部者都望而却步。但是岩石裂缝之处就是生命的种子萌芽生长绽放之处,岩石从密不透风之中解脱出来,向世界展开双臂,迎接天地悠扬的乐曲,那就是岩泉的轻歌和涌流。岩石裂缝的深处形成一个中空部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虚心”的隐喻,心抑或是自我倒空,抑或是被物外清空,一旦抵达这种内心澄明,心无异物的境界,他们便在裂缝中熔于一炉,凝固成整体。

  所以,“致君舜尧,再使风俗淳”。这种抱负几乎就是一个卓越的政治家所具有的宽广气度。那一年,东坡先生在洋州访友,在与文同绘画赋诗之后,带着对“汉川修竹贱如蓬,斤斧何曾赦箨龙”的超脱精神,一路西行,穿峡过涧,在嘉陵江畔的兴州城里,也就是古略阳的灵岩寺观光朝圣,虔诚拜佛,至今留下脍炙人口的传说故事。而爱国诗人,民主革命的先躯者,现代著名书法大师,原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当年离陕赴沪,曾由陇入川途经略阳,在灵岩寺访古,也留下了家国情怀、民族忧患的壮丽诗篇:“白水江头未了憎,孤舟一夜入嘉陵。云封蜀道无今古,鬼哭周原有废兴。野渡招摇村市酒,荒城出没戍楼灯。阳平关下多雷雨,净洗西南恐未能?”著名国画泰斗李可染,传世的墨宝赐予兴州,留给略阳。在荒古而朴茂的八渡河畔,他将象山,将纤夫的放排精神,全部融入浪漫的中国古典哲学的影响和陶融之中,作品的“内美”在江神庙的拓展之中,为兴州古城画上了“体道义之合,究圣哲之蕴”的古贤之魂。

  “明月四时有,何事喜中秋?”置身于小中有奇,奇中有静,静中有美的略阳山城,我想起南宋宰相京镗的追问,一时语蹇,在兴州大地寻踪,我问谁呢?思来想去,我只能追问兴州,追问古老的略阳。在深邃而古老的嘉陵江畔,这颗美丽的深山明珠,风流千古的浪漫之域,它从八渡河畔走来,所有的穿越和巨变,都在汉水嘉陵的神秘源头,寻找着羌族文化的根脉和传承,寻找着河流文化的古老和深邃,寻找着时代的公仆和精魂。纵然,崇山峻岭的苍茫,洋河源头的高远,整个嘉陵水系的母亲河啊,你都在山高水长的呼唤和呐喊,都在虔诚膜拜的问鼎和怀恋?

  徜徉于山城,在兴州的山城,我深深感到,略阳在汶川大地震后的迅速崛起,仅从文化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两馆建设就可窥其全豹。对此,晓文兄深有感概地说:“对于基层文化工作而言,略阳人民真正享受了公共文化的基本权益。”于是,我感怀着象山的雄奇和崔巍,就感到了兴州人民的勤劳和勇敢。它就像大漠的使者,带着驼铃,穿越荒古,最终走向辉煌灿烂的明天。我感怀着狮子山的浑厚和威严,就感到了这片土地的厚重和尊严。而在地标性的兴州广场,我沐浴着气势磅礴的浮雕,从历史深处走来,美丽的凤凰和牡丹,在一河两岸的静谧之中,用深深的八渡河水,滋润着我古老的略阳大地,也滋润了男山和女山。纵然,兴致着秋的气韵和空明,呢喃着水的清澈和涟漪,走过具有盛唐气势的发电厂那种茫茫昆仑般的雄伟和壮丽,我在江神庙中品读,面对姜太妃横空出世的碑碣,更加固执而强烈地感到,这是一种远古文明的惊世复活,是一种人文情怀的高古复活,是一种生命的自我在现代哲学和古典传统中的审美解读和精神重构的魅力复活。这种复活,无不彰显着这片土地丰瞻的历史文化底蕴和弥久愈新的千古奇迹。

  哦,美丽的兴州和美丽的略阳大地。(刘德寿)

相关新闻

汉中市人民政府主办 汉中市信息化工作办公室管理维护
市政府网站联系电话:0916-2626492 2626450 2626452 陕ICP备14003207号-2 汉中网安:61230001
建议使用1024*768屏幕分辨率 IE8.0以上浏览器访问,获得更好体验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045号